锁不住的目光

2018-09-26 10:21:33 崔米多 550字 阅读:

我锁着我家的仓鼠已经三月多了,我把它灵活的身子和认生的眼神关进了阁楼的鼠笼。它们常常用渴望的眼神望着我,像一朵还未绽放的花朵被人养在花盆里,在渴望自由的勾引下,它们坐立不安,它们渴望在阳光里呼吸,在风雨中欢乐。但它们只能在岁月中眷顾。

最让它们不堪的是我常常让它们咬纸片,常常忘记给它们吃玉米颗。以前我把它们放在花园里任它们跳跃,因为作业加重了负担,我无暇照顾它们,它们在阴暗的阁楼里更加无助、冷清、落寞了。锁着我心爱的仓鼠,看着它们一天天消瘦,我的心越发不安。

在一次给仓鼠加玉米颗时,在母亲再三的呼唤声中,我急急忙忙的忘记盖上了盖子,笼里的仓鼠居然自己跑到了花园,它们得到了自由。在一课大梨树下我看到了两个小白球,它们是仓鼠。它们的眼中留入出的是无穷的满足,于是我把它们轻轻捧起,它们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,我想我没有权利夺走别人的自由,无论是人还是物。

一次那只公白鼠因为走得太远,迷路在了邻居家的后花园,我轻轻捧起它,带着它走过满腔爬山虎的小径,将它放回梨树下。

后来一公一母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兄妹,它们一家四口很幸福,父母感情很好,又生下了一只小母鼠,很小,一眼就可以看出,我给它取名叫甜甜。

话说五口之家最成立,我看动物也是如此。

它们得到了自由表现得非常满足。其实不只是鸟儿不贪不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