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红楼

2020-03-27 21:26:42 魏子越 900字 阅读:

轻轻,启卷,那个体弱多病,纤细微喘的女子站在荣国府的门框里,像我投来哀怨清愁的一瞥,那眸子中的凄凉不禁让我身陷其中,呆呆地立在那里,听她细细的声音回响在墙壁四周: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”不错,和书中一样,她正在葬花,不同的是,这次宝玉没有陪在她身边。

梦回红楼,看尽世态炎凉,林黛玉与贾宝玉被“困”在封建社会中,最终全都破碎了。薛宝钗在夜色中,是否也会凝望明月,独自寂寞地想着曾经“海棠社”的红火与热闹?

看过那么多遍《红楼梦》,黛玉在我心中逐渐由一个尖酸刁蛮的小姐变成了一个寄人篱下,敏感较弱的女子,她的尖刻,她的任性是由于她自己内心的不确定啊!她不确定别人是否会轻视她,因此用挑剔和任性来伪装自己的自卑。她是个感性的人,她总会从别人的只言片语,一颦一笑中捕捉到些许细腻的色彩,可是这怎能怨他?在大观园内,也只有贾母一人疼她,她不得不学会了察言观色。

宝钗最为大气体贴,她永远是那么识大体,懂礼仪,最后却独守空房,凄清地当着她的宝二奶奶。她有着太多的俗气与世故了。熙凤最为有趣,她满肚子的笑话和谜语,堪称举世无双,但她有着太多的阴毒与无情,纵使最后都是替人作嫁,可她的贪婪竟在我的脑中永不褪色了。

再往前走,我看见一个长的极为出挑的女孩,正在一旁将扇撕得极响,这个会闹笑的女子让人过目不忘。可是,请问啊,你可曾料到过自己日后病死在一间简陋的茅屋中吗?

转了一圈,我却终于没有发现宝玉的影子,那个带着些痴气的宝二爷呢?蓦然回首,才看见他跟着一个和尚与一个道士,不知正要往哪里去......

在大观园众多女子之中,我竟觉得惜春是最有远见的了,她没有走上姐妹们的旧路,而是去当了尼姑。“可怜侯门绣户女,独卧青灯古佛旁。”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她,可我竟觉得她余生的清静是其他人所远远不及的。静静地坐在观中,参禅悟理,离那些火坑远远的,安静地过完余生。

轻轻,合卷。我回忆着黛玉的破碎,宝钗的叹气,熙凤的呻吟,晴雯的笑音,黛玉本是仙草,她还了眼泪,报了雨露之恩,又回她的幻境中去了,通灵的宝玉也已归还天界,惜春在古佛旁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巧姐和刘姥姥在乡间安度余生......

“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,不畏将来,不念过往,如此,安好!”

(0)
0%
(0)
0%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