约定

2019-12-24 10:14:27 胡冰 阅读:

亲爱的晓霞:

那时啊,在那个小土旮旯上,长满着茂密的青草;草间点缀着许多无名小花。你顺手摘下一朵粉色的打碗碗花。你说,两年后的这一天,不论在何时何地,我们就在此地相见……

孙少平

推开了心灵的一扇窗

孙少平曾有过一段青涩的爱恋,朦胧又微妙。那个时候的他,因为家境贫寒,与人交往都十分拘谨,只能最后一个到食堂吃丙菜。他害怕嘲笑,害怕同情。他以为,他能在红梅身上找到心灵的慰藉,但她却果断放弃了他。在人与人之间的对比之下,他渺小得像一只蝼蚁,现实像无止境的深渊,那黑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他的人生,是纯粹的。初遇晓霞的时候,他正为与红梅的关系烦恼中。自和晓霞认识,对于这个姑娘,少平充满着无限的崇拜。渐渐地,他们熟悉起来。也许,他们是相似的。喜欢读书,喜欢看报,性格率真,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。在少平的眼里,好像有一个人,走进了他孤独的内心。

他确实是孤独的。他有一颗不对人言传的心,谁都不能真正明白他,但晓霞明白。他更像一只孤独的蓝鲸,发出低微的五十二赫兹声音,只有晓霞来拯救他了。

她,推开了他心灵的一扇窗。

他苦。

但终归会有人来温暖他的。

幸福总会来的,只不过它偶尔会来迟一些。

书里的世界是无限的,这使少平对远方充满着幻想,他想去外面闯一闯。

人的眼光是极为长远的,你看那远方,你看不到那尽头,它不断地吸引着你。少平他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
也许前方的路是无尽的未知,但谁又能肯定,那边没有一丝温暖的阳光?

他来到黄原后,揽活,揽活,还是揽活。他将自己投身于劳动之中,他必须不断充实自己。

他还想去找位姑娘。可他害怕,害怕卑微。

但他,终究还是与晓霞见面了。

他感觉与她相处的时候,世界都变得模糊,好像这片天地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他看见她的唇一张一合,言语中流露出女子的英爽。她的话,恰恰应和了少平的心。

就在那年,他们攀上高高的古塔山,在一棵杜梨树下,有过一场神圣的约定。

好像在那个时候,阳光洒在原野,远处一片金色的光。

那段温馨的对话,仿佛每个人都能身临其境,感同身受。我们可以看到,他环抱着他亲爱的姑娘。

故事里的小黄花

少平成为了一名煤矿工人,他深知自己与晓霞之间的距离。我想,这才是爱情的真谛吧:

明明知道不可能,却还想尝试。

他害怕失去。

路遥曾经就说过:“故事可以虚构,生活不能虚构。”

而他们的生活,亦是如此。

他们的生活真的很平凡,没有轰轰烈烈。像茶,平淡质朴,回味起来却无比甘甜;像云,浅淡温柔,缥缈得像一场梦;像风,轻淡宁和,柔到内心深处。

可晓霞,牺牲了。

她的牺牲是读者预料之中的,但这无疑对少平是个很大的打击。

他小心翼翼地翻看着她的日记本,像她俯在他耳边亲口说着。他尽量坚强着。因为他,必须坚强。

两年后的那天,他独自一人乘着车去了那个地方,他来得很准时。他在路边和荒地里采集鲜花,上了那个小土梁。

那个小山湾特别美好。

绿草如茵,草丛间点缀着碎金似的小黄花,有雪白的蝴蝶在飞,那棵杜梨树下,他们的往事还历历在目。

他看见那远处,那里有个姑娘,她在笑着,像以前那样,有朵打碗碗花别在她的发髻。

有风,撩动她的发梢。

他也笑着,不知为什么,有一颗无声的泪水划过他的脸颊,滴落在地面上的一朵小黄花上。

小黄花颓了。晓霞,也不见了。

他站在杜梨树下等,等一个永远等不到的姑娘。

没有人会来。

没有人。

可他总会想到她,想起他们的过往。

每次,他就去到那座小山丘上,躺在草地里,什么都不干。他越是如此,越令人心疼。

人们常说,爱你的人不会死,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着你。

遥远的远方

也许,少平还是忘不了晓霞,忘不了年少时曾予以他鼓舞的那位姑娘;他还是常去那小山丘,他说,有个姑娘在等他,他要准时到的;他还是在煤矿里,这里有他和晓霞的过往;他还是喜欢看看她的日记本,看那本写着“掏炭男人”的回忆……

人总会往前走的。

难道不是吗?

现在唯有劳动能让他不再那么思念。

听过一首歌吗?“等到房顶开出了花,这里就是天下。”

“没有句点 已经很完美了

何必误会故事 没说完”

“爱情对我虽是‘初见端倪’,但已使我一洗尘泥,飘飘欲仙了。我放纵我的天性,相信爱情能给予人创造的力量。我为我的‘掏炭丈夫’感到骄傲。”

这是晓霞所对少平说的。

简评:

《平凡的世界》里少平和晓霞的爱情最震撼读者,那是真正纯净的灵魂之爱。显然,小作者被他们的爱情打动了,因而笔端处处流露出真情,完全不拘形式,将鉴赏小论文写成了一篇优美的散文,文笔跳脱,颇有意境。

(0)
0%
(0)
0%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