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劳小蜜蜂

2020-03-16 12:17:03 刘文明 阅读:

每个学期的开头,我都会不打招呼地、很是随机地到各二级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去坐坐,听听大家分享假期的收获,聊聊新学期的工作设想。虽然这个学期,由于新冠肺炎打乱了我们的教学节奏,但是在昨天,在线上开学第二周的最后一天,我依然没忍住看望学工同事的迫切的碎碎念的心,先后到几个学院的学工办,与辅导员老师愉快地交流了起来。

在旅游商务学院的东、西两个辅导员老师办公室,其现有的7位辅导员,我到了6位。而在信息工程学院,6位辅导员老师悉数都在办公室里,忙着各自的事,比如就业指导,比如精准资助,比如与学生进行线上心理咨询交流和服务,比如开展易班建设工作,等等。我注意到,大家的工作状态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,有条不紊,井然有序。

几乎所有辅导员老师都在办公室忙忙碌碌,这个景象,让我心生感动。在目前防疫的形势下,学校以人为本,从更好地服务教学并同时确保老师身体健康安全的角度计议,要求行政教辅人员不少于50%的人员上班。可是我们这两个学院的辅导员老师超标准返校上班,几乎是百分百全部到岗。我很清楚,这绝不是因为我要去看他们而做出来的“表面”工作,因为在我去之前,是没有打招呼的。据此一点,我就判断,这两个学院的辅导员老师几乎都在办公室,或许就是他们防控疫情期间的常态。

更加令我感动的是,这两个学院的好几位辅导员老师家里,都是一样的情况:孩子很小,正在读小学、在家上网课,正好需要家长能在家现场辅导。还有几位辅导员老师家里的孩子更小,有好几位女老师自己还处在哺乳期,甚至还有一位老师刚刚生了儿子才满月,在这个情况下,他们其实完全可以安心待在家里。但是他们没有待在家,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,他们心里装着学校,装着工作,装着学生的事情。

辅导员老师心如明镜,防疫工作让我们学校学生开学不返校,让我们的毕业学生暂时不能开展顶岗实习。表面上看,学生没回来,好像自己就没啥事了。事实上,远远不是这么回事。我们学校学工线早已经提出,在辅导员老师的眼里,我们现在的学生是网络原住民,他们未必一定在学校,未必一定在教室,未必一定在宿舍,未必一定在图书馆,但是他们一定是在线上,是在互联网里,我们学校的学生工作早早地就转换为“互联网+”的工作模式,我们对待学生是24365的工作状态,即:全年无休,24小时在线。辅导员老师对学生的教育和陪伴,已经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。

所以,即便在疫情之下,即便我们的学生还没有回来,他们该要找辅导员老师,依然要找,我们学工线辅导员老师依然是有呼必回、必有效回、必有效秒回,他们依然有很多学生的事要忙、要处置,而且相比之下,由于疫情带来的心理问题、就业问题、资助问题往往会比以前数量更多、情况更复杂。这些问题一般而言 ,都需要得到辅导员老师的快速回应,加以教育和引导。对于小蜜蜂一样的辅导员老师而言,大家常常的工作状态就是“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”。

除了辅导员需要处理的那些常规的工作之外,鉴于目前防控形势好转,应急响应级别已经从一级降为二级,但防控措施依然是一级措施,所以在未来复学返校进入议事日程的一段时间,一旦上级和学校启动学生返校工作,我们就需要立即开展大量的细致学生管理制度的设计与实施 ,比如学生体温早检午检,比如健康情况跟踪,比如医学观察隔离宿舍的调整,比如重点疫区学生返校医学观察及服务,比如全体学生的网格化管理,比如学生返校后的全校性卫生大清扫,等等。这些“硬核”工作任务毫无例外都是全新的、没做过的工作,都需要我们学工线辅导员老师提早谋划,精心筹备。

在疫情之下,有班可上,有大任可担,就是幸福的。我们学工线辅导员老师对此更加珍惜。从旅游商务学院和信息工程学院的辅导员老师们的出勤情况,完全就可见我们学工线目前工作状态之一斑。其他的学院的辅导员老师们,差不多也都是这个样子。耕牛自知夕阳短,不待扬鞭自奋蹄。毕竟,心里有那么多可爱的学生们,手里有那么多的学生工作任务摆在那里,我们就得自我加压、抓紧高质完成。所以,我特别能够理解我们学工线的辅导员老师们,虽然学校只要求来一半,但是大家基本上都来学校了,即使有的没来学校,也是在家里工作着、为学生陪伴着、服务着、教育着、引领着。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,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对于有责任感、有担当的我校的学工线辅导员老师,把工作想得早一点,深一点,复杂一点,预案多一点、细致一点,一旦启动开学返校,各项准备工作就会主动,就能打有把握的胜仗,就能为全校战役全面胜利作出贡献,这正是我们这支学生工作队伍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、战之必胜的精气神。

(本文为刘文明老师原创投稿)

作者简介:

作者刘文明系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处负责老师。被学生誉为“学生之友”。“校长传媒”公众号专栏作者。偶有相关教育心得和观点散见于中国高等教育、中国青年报及中国教育报等报刊。

(0)
0%
(0)
0%
上一篇 下一篇